莒南法院涝坡法庭法理情交融断好“家务事”

2018-09-30   来源:山东法制报

近年来,莒南县人民法院涝坡法庭为了千家万户都能“家和万事兴”,对家事纠纷积极开展“上门调解、上门开庭、上门回访”的“三上门”服务活动,用足用好法理情交融的调解方法,让家事审判从单纯的案件审判向情感修复、亲情弥合转变,让“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件件就地“化干戈为玉帛,化戾气为祥和”。今年上半年,法庭共审结家事案件 98件,结案率达100% ,一件件家事纠纷的圆满解决,促进了家庭和睦幸福、社会和谐稳定。

上门调解,让“离婚”夫妻破镜重圆

2017年12月30日一大早,涝坡法庭法官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涝坡镇魏家村,对一起离婚案件做庭前调解工作。

2014年春天,原告张某某(女)和被告王某(男)经人介绍后喜结连理。然而,婚后因王某不务正业,天天喝酒打牌,夫妻之间产生矛盾,加之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姻基础较差,时常大吵大闹。面对丈夫的无理取闹,不听劝告,张某某感到心灰意冷,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王某离婚。

受理案件后,涝坡法庭通过和村干部电话联系,了解到原、被告夫妻之间并没有多大的裂痕,只要被告能好好干活挣钱,尚有和好的希望。承办法官决定利用庭前会议登门找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帮他们修复感情,让他们“ 破镜重圆” 。

来到当事人家中,承办法官苦口婆心地做双方的和好工作,一方面劝导张某某念及夫妻感情,多为孩子着想,多想想丈夫的长处;另一方面严厉批评被告,引导教育王某承担起作为丈夫和父亲养家糊口、照顾妻女的责任和担当。

经过法官春风化雨般的悉心说教,双方都被法官的真情打动,王某决定次日就到法官帮忙联系的厂子打工挣钱,好好疼爱老婆和女儿,张某某也放弃了离婚主张,并当场递交了撤诉申请书。

近年来,涝坡法庭不断加大家事纠纷案件的庭前上门调解力度,使大量的家事纠纷不用开庭就得到调解。法庭家事案件庭前调撤率连续3年达到50% ,较好地实现了“维护家庭和谐稳定、促进社会和谐健康发展”的工作目标。

上门开庭,让反目兄弟和好如初

今年1月18日一大早,涝坡法庭法官翟少华和书记员刘姝伶冒着刺骨的寒风来到涝坡镇李家鸡山村 70 岁老人李某周的家里,上门开庭审理其弟弟李某状告老人继承纠纷一案。

李某周双腿患有严重的关节炎,一到冬天就疼得不敢下床走路,平日里全靠弟弟照料。两位老人自二哥去世后相依为命,互相依靠。

1月8日,李某因三哥把二哥留下的一张2500元存单“独吞”,一纸诉状将李某周告上法庭,使原本关系融洽的兄弟反了目,凉了心,结了仇。

为了尽快修复其兄弟感情,涝坡法庭决定到行动不便的被告李某周家里开庭,调处纠纷,弥合亲情。

庭审前,经过法官 2个多小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明之以法的“背靠背”耐心说服教育,李某周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李某当场办理了撤诉手续。兄弟俩拉手言和,互相原谅,又成了一对好兄弟。

近5年来,涝坡法庭为方便困难群众诉讼,积极开展上门开庭、现场调解等服务活动,做大做强当事人的亲情修复工作,最大限度地实现案结事了、家庭和睦、社会和谐。

上门回访,让独居老人老有所依

“这么多年了,你们还常常来看看俺,害怕俺儿女再不孝顺,俺会过得不好,无依无靠……你们真是俺老百姓的好法官!”今年3月12 日下午,当涝坡法庭法官翟少华和书记员刘姝伶再次来到涝坡镇严家沟村徐老太太家回访时,老太太高兴地说。

4年前的2014年8月5日上午,涝坡法庭法官高攀、翟少华一行3 人冒着 38°高温来到涝坡镇严家沟,开庭调解徐老太太状告子女赡养纠纷一案。

高龄独居的徐老太太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老伴去世后不久,大女儿突然拒绝赡养,理由是赡养母亲是儿子的事,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儿不用赡养父母。 为此,兄妹三人闹成了仇人,徐老太太成了“孤家寡人”。无奈之下,老人将三个子女告上了法庭。

庭审就设在徐老太太家东边的大街上。开庭前,法官耐心地做三被告的思想工作,教育他们赡养父母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法律规定的义务,女儿和儿子同样有赡养父母的义务,纠正大女儿的错误观念。

最终,在法官的耐心教育引导下,三被告达成了赡养、照顾老人的协议,兄妹三人也和好如初。

庭审结束了,可法官对老人的关爱没有结束。 4年来,涝坡法庭的法官每年都会利用巡回办案的间隙,顺便到徐老太太家问寒问暖,了解子女赡养照顾老人的情况。

据庭长王维明介绍,涝坡法庭5年来共审理赡养案件 4起,全部上门调解结案。通过每年至少2次上门回访了解到的情况看,4起赡养案件的老人自诉讼后都得到了子女的细心照顾,真正实现了“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

邹旭  宝燕  少华

 

分享到: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