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贷”让他深陷“无底洞”

2018-10-11   来源:山东法制报

为了办理零首付房贷,向借贷公司借款一万元用来请客送礼,从此刘斌在“套路贷”中越陷越深,直至被非法拘禁两个月,甚至被迫卖房、卖肾还债。8月7 日,淄博市博山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对犯罪嫌疑人张浩、 徐少杰、李明光批准逮捕。

从1万到20万,他的债越滚越多

2017年7 月,经营电动车行的刘斌经朋友介绍,找到从事民间借贷的张浩帮忙办理零首付房贷。看到送上门的肥羊,张浩告诉刘斌可以办理零首付房贷,但需要花钱疏通关系。当刘斌表示手头拮据拿不出钱来时,张浩主动提出借给他 10000 元,日息 400元。刘斌急着办房贷,便不假思索地同意了。然而,当刘斌写好欠条后,张浩预先扣除了十天的利息4000 元,约着朋友让刘斌请客吃海鲜、唱歌消费了3800元,以疏通关系为由又从刘斌手中拿走2000 元。就这样,10000元的借款,刘斌最后仅拿到手200元。

刘斌原本想着贷款办下来就可以还账,但十天后却被张浩告知因其资质不够,贷款办不下来。借张浩的1 万元打了水漂,但债必须要还。在刘斌联系小额贷款公司贷款还债期间,欠张浩的高利贷已超期五天。

15天后,张浩找到刘斌提出再写张 1万元的借条,用这笔钱补交之前的利息。“不打借条的话,就在公司关你十天半个月,再收你逾期费。”原本不情愿的刘斌,迫于张浩的威胁,不得已又签下1万元欠条,利息从第一笔借款时起计算。就这样,扣除5天的超期利息和两笔合计10 天的利息,刘斌一分钱没到手,又凭空多出了1万元债务。

张浩要求,还钱的话必须本息同时还,否则只能算续交利息。在随后的日子里,尽管刘斌拆东墙补西墙不断筹措资金,但远远赶不上利息翻滚的速度。截止案发,通过利息累加和虚增债务,刘斌的欠款已达到20万元。

两个月里,他被折磨得遍体鳞伤

2017年11月,张浩带人将刘斌带到自己的公司内,从此刘斌开始进入了“炼狱模式”。白天,张浩安排公司放贷员带着刘斌四处借钱,晚上先后安排催收员徐少杰、李明光看管。为此,张浩还安排刘斌租了间民房用于夜间看管,租房的钱也算在刘斌的债务中。在随后的两个月里,徐少杰、李明光争着将刘斌带回自己家中看管。 因为谁看管刘斌,谁就可以随意使唤他做家务,有了怨气可以朝刘斌发泄,甚至逼迫刘斌将借来的高利贷拿出一部分交“看管费”。

为了彻底驯服刘斌,让他乖乖听话出去借钱,张浩指使手下人员随意殴打刘斌。在被拘禁期间,刘斌常常被打到头破血流、甚至吐血。而当刘斌无法继续借钱还账时,张浩等犯罪嫌疑人对刘斌的折磨到了变态的程度:用打火机隔着湿巾烤手指,用两根电棍轮流电击,腊月里在天台罚站、 往身上泼凉水,在脖子上拴狗链牵着……

2018年2月,当刘斌最终逃走后,他身上的多处伤口开始发炎,胳膊、耳朵、手指处溃烂,高烧不退,经过长期疗养才捡回一条命。

为了还债,他被迫联系卖房、卖肾

虽然刘斌前前后后已还了不少钱,但张浩没有打算放过他,又打起了让他卖房、卖肾还债的主意。

2018年2月,当张浩听说刘斌的母亲在农村老家有套280 平米的房子时,便马上给他出主意,“让你妈把房子过户给你,你再在转到我名下,不仅咱俩的账平了,以后如果拆迁补偿,还可以给你留套房子。”此时,饱受折磨的刘斌急于脱身,便毫不犹疑地答应了。第二天,张浩安排人陪刘斌回老家找母亲商量房子过户。因找不到母亲,刘斌便来到小姨家询问母亲的去向。刘斌的小姨察觉来人神色不对,偷偷报了警。当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后,胆小的刘斌谎称自己很安全,随后又被带回到张浩的公司。

因担心会引起警方的警觉,操作房子过户的事只得作罢。然而张浩并没有死心,当他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卖肾的新闻时,他又一次打起了让刘斌卖肾的主意。为了逼迫刘斌同意,张浩指使徐少杰连续两天殴打刘斌,直至刘斌被打至吐血、同意卖肾为止。所幸,张浩虽然已找好了买家,但在联系从事肾移植手术的医生时,被告知肾脏只能通过红十字会捐献,否则无法进行手术。

两次想对刘斌敲骨吸髓都没成功,张浩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折磨他,并扬言“到年底再不平账的话,就让他等死。”2018 年春节前夜,不堪忍受折磨的刘斌终于鼓足勇气,趁嫌疑人李明光熟睡之际,偷偷找到钥匙打开门逃跑,随后由其家人向公安机关报警。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翟晓既震惊于嫌疑人犯罪手段的残忍,也对刘斌胆小怕事的性感感到痛惜,因为张浩的公司就紧邻派出所,刘斌在张浩公司内可以自由走动的情况下完全有条件逃跑求助。检察官在此提醒公众,办理借贷业务一定要到正规金融机构,不要轻信各类无抵押贷款的广告,一旦发现陷入“套路贷”陷阱,要尽可能向公安机关求助,切勿在层层布设的债务陷阱中越陷越深。(文中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均为化名)

王文斌

分享到: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