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起纠纷,被告“消失”,法官奔赴广西送达传票 跑烂一双鞋,只为一张“纸”

2018-10-26   来源:鲁中晨刊

网贷是一个新生事物。上网的时候,常常弹出一些贷款的页面,声称无息、低息、快捷……很有诱惑力。可在诱惑的背后也许隐藏着大麻烦。莱城区人民法院莱城工业区法庭就接到了一起关于网贷的案件———

大学生“玩”网贷惹麻烦

今年上半年,莱城区人民法院莱城工业区法庭接到一起有关网贷的案件,原告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他在一家网贷平台上做起了“贷款”业务,将数笔金额不等的钱贷给了他人。这些人分布在全国各地,他从没有和他们见过面,唯一的联系就是从网上签订的合同。

更重要的是,这个大学生用来放贷的钱是从别的网贷平台上贷款而来。他本打算一边贷款一边放贷,轻轻松松赚个利息差,没想到贷款到期了,放贷的钱却有几笔收不回来了。最后,还是由他的父亲帮忙填了窟窿。原告家庭条件一般,出了这件事,他的父亲情绪十分激动。

立案后,法庭马上根据合同上的信息将传票寄给了被告。可是,两名广西的被告邮寄送达没能成功,被告就像消失了一样。“能查到的户籍所在地、经常居住地、临时住所我们都试过了,没人签收,传票都退回了。”法官梁红说,“有个被告也是大学生,我们找到了他所在的大学,校方回应已经实习去了,联系不上。”送达不成,案件无法开庭,梁红决定亲自去一趟。

6月份,梁红带着法警苏岩赶往广西。

送达过程一波三折

从泰安坐车,到了广西南宁已经晚上11点多了,住哪儿还没着落。步行找到住的地方,已经夜里12点多。

第二天一早,他们马不停蹄赶到钦州,倒了好几趟车找到了一名被告的大概住址。下了车,他们傻了眼。“那个地方可以说是荒山野岭,漫山遍野种着荔枝树,偶尔能看到依山而建的小房子,想找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苏岩说。

他们只好来到当地的派出所,说明来意后,得到值班民警的帮忙。这位民警开着派出所唯一的一辆车带他们找到了被告所在的居委会,打听到了被告居住的村子。来到那个村子,他们发现,村里的人都说方言,一句也听不懂,只好让民警当翻译。看到陌生人,村民并不配合,虽然围观的人很多,可没人愿意说被告在哪儿。他们又返回居委会,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找到了被告的父亲,完成了送达。

原计划是赶4点半的车回南宁,再从南宁到贵港,找下一个被告的住处,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只好返回钦州再做打算。

快一点,再快一点

计划被打乱,只好重新购买从钦州到贵港的火车票。家里的同事也被动员起来帮忙抢票,直到晚上11点多,终于抢到两张站票。“站票也行,出差规定的时间就是5天。”梁红说,“我们必须有效运用时间,唯一的念头就是快一点,再快一点。”

连续几天高强度的行程令人疲惫不堪。6月份,广西的天正热,两人常常奔跑着赶车、倒车、找人……汗流浃背。一路上,饭都来不及吃,往往啃一口面包就打发了。“内心很焦灼。”苏岩说,“有的地方很偏僻,晚上睡觉,我都不脱衣服,就怕遇到什么突发状况。”

好在第二个被告是在城里,他们顺利找到了被告居住的小区。可物业的工作人员搞不清楚具体的楼层,他们又到附近的派出所寻求帮助,确定了具体住址,并在楼门上张贴了送达公告。

终于送达完成,梁红松了一口气。她低头发现,自己脚上的鞋早已经开胶了。第五天下午,他们回到莱芜。

送达,为了诉讼权利

这起贷案属于新类型案件,涉及的金额不大,可当事人分布在全国各地,非常考验法官的业务水平。送达的过程中,很多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那个意思是,“至于吗,从山东跑到这里就为了发这一张纸?”

“我丝毫不在乎他们的这种想法。”梁红说,其实,送达不仅仅是为了告知对方被起诉了,还是为了告诉他们拥有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他们可以依法行使这些权利,这是维护自身权益的需要,也是一场公平诉讼的基础。

当然,这件案子只是工业区法庭工作的一个缩影。今年上半年,工业区法庭新收各类案件210件,审结176件,两项指标分别较去年同期上升了40%和51%,案件结案率和调解撤诉率分别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0.04%和43%,这些案件的处理,保护了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了社会公序良俗和公平正义,也弘扬了社会正能量。

记者 耿昭

分享到:
热点资讯